1. 首页
  2. ag炸金花有套路没|官方网站

鲁迅阿金好句赏析 在鲁迅的作品《阿金》的经典台词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

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信妲己亡殷,西施沼吴,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男的负。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殊不料现在阿金却以一个貌不出众,才不惊人的娘姨,不用一个月,就在我眼前搅乱了四分之一里,假使她是一个女王,或者是皇后,皇太后,那么,其影响也就可以推见了:足够闹出大大的乱子来。

昔者孔子“五十而知天命”,我却为了区区一个阿金,连对于人事也从新疑惑起来了,虽然圣人和凡人不能相比,但也可见阿金的伟力,和我的满不行。我不想将我的文章的退步,归罪于阿金的嚷嚷,而且以上的一通议论,也很近于迁怒,但是,近几时我最讨厌阿金,仿佛她塞住了我的一条路,却是的确的。

愿阿金也不能算是中国女性的标本。

参考资料:http://www.pp39.com/books/xiandai/l/luxun/000/003.htm

鲁迅散文《阿金》读后感

鲁迅与闰土的童年,可以说是人间比地狱。因为是当时社会的黑暗,政治的腐朽,使得平民老百姓的孩子从小就要受苦受难。而鲁迅正家境不错,所以过上了相对比较幸福的生活,但却不及闰土的生活有乡土乐趣。而今,我们生活的21世纪。再与鲁迅的生活相比,可谓是天上人间啊!但想一想,比起《百草园》的生活,我们的生活真是毫无乐趣可言啊!没有端详过麻雀,不知道什么是叫天子,何首乌似乎听说过……被吓唬到的神话故事总算是听到过几个,但是却再也想不起来。至于雪天中的“拍人印”。更是连想都不敢想。即使有纷飞的大雪,也是不敢“妄想”的。只是现在,倒宁愿忘记那场雪了呢,因为没有乐趣,只有被约束的难受!

鲁迅《明天》好句赏析

ag炸金花有套路没|官方网站鲁迅一向主张要“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这种清醒的现实主义精神,也体现在他的小说《明天》中。在《明天》中,宝儿死后,单四嫂子悲痛万分。她知道,“他的宝儿确乎死了”,“也的确不能再见了”,但是她希望能在梦中见一见。不过作者没有这样安排。如果小说让单四嫂子做一个美好的梦,在梦中见到了思念的宝儿,但也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如果这样写,就要削弱小说揭露和批判的力量。这与鲁迅的积极主张背道而驰的,所以,鲁迅没有这样做。在鲁迅看来,单四嫂子和宝儿都是被吃者,积极的态度是揭露那吃人的社会,诅咒那罪恶的时代,要唤起人们对封建社会的僧恨,对单四嫂子悲惨命运的同情,而不是用什么别的欺骗的手段去麻痹。

鲁迅的狗猫鼠中的好句的解析具体ag亚游娱乐平台官网加解析

①当我失掉了所爱的,心中有着空虚时,我要充填以报仇的恶念!

赏析:该句饱含对于杀了自己心爱的隐鼠的猫从而见到猫就要虐待的痛恨之情,用“有着”、“充填”等词将情绪——空虚等虚无缥缈的东西用实物化的角度描绘出来,使表达形象化。

②人呢,能直立了,自然是一大进步;能说话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能写字作文了,自然又是一大进步。然而也就堕落,因为那时也开始了说空话。

赏析:本句用排比的句式,循序渐进,层层递进,条理清晰,然而到最后一个分句来个急刹车——“进步”转入“堕落”,接着又缓缓道来缘由,让人感觉余味犹存,无法自已,耐人寻味。

③打狗的事我不管,至于我的打猫,却只因为它们嚷嚷,此外并无恶意,我自信我的嫉妒心还没有这么博大,当现下“动辄获咎”之秋,这是不可不预先声明的。

赏析:作者用有些含蓄又有些戏谑的语气深刻的陈述自己对于“打猫”的看法,将猫拟人化,实则暗喻某些人,使某些人的虚假面具赤裸裸的揭示出来。

求鲁迅“且介亭杂记:阿金”

这篇杂文里有段比较经典的议论

鲁迅对“女人亡国”论更予以辛辣的讽刺:“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也不相信妲己亡殷,西施亡吴,杨贵妃乱唐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性是不会有这么大的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应该由男的负。但向来男性作者,大抵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

鲁迅对子君和阿金的态度是怎样的

作者认为阿金是“半殖民地中国洋场中的西崽像”。“叫人只觉得他是那么无耻、可鄙,丝毫不值得可怜”。作者毫不掩饰他对阿金的憎恨,全文弥漫着高昂的民族情绪。

在鲁迅笔下的女性中,子君无疑是一位解放了的新女性,一位典型的“五四的女儿”,她敢于冲决礼教的围栏,和涓生一起为了爱情和整个社会对抗。但是,子君最后却为她所追寻的爱情所吞噬。

鲁迅评红楼梦

《红楼梦》〔2〕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

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

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3〕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

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

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碍。然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

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红楼梦》时的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续作,想来未必与

作者本意大相悬殊。惟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现在,陈君梦韶〔4〕以此书作社会家庭问题剧,自然也无所不可的。先前虽有几篇剧

本,却都是为了演者而作,并非为了剧本而作。又都是片段,不足统观全局。《红楼梦散

套》具有首尾,然而陈旧了。此本最后出,销熔一切,铸入十四幕中,百余回的一部大书,

一览可尽,而神情依然具在;如果排演,当然会更可观。我不知道剧本的作法,但深佩服作

者的熟于情节,妙于剪裁。灯下读完,僭为短引云尔。一九二七年一月十四日,鲁迅记于厦

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